從黑道少年成為社福成員,《逆風劇團》的翻轉故事。

從非行少年成為社福成員,《逆風劇團》的翻轉故事

曾經,在一般社會眼中不認可的非行少年,他們可能只是不愛念書、不容易專心或不受家人待見等原因而流落街頭。但大多數人心中還是和我們一樣可望受到肯定、心中還是善良的。《逆風劇團》團長成瑋盛的一次轉念,矢志協助台灣各地迷失道路的青少年,提供他們溫暖的家、表演機會以及復學就業。


《逆風劇團》的故事

曾被視為極度關懷對象的成瑋盛,一直在當地「鬧」出不少名堂,混黑道、重傷害,有什麼不滿用拳頭來解決;少年管教所到成人監獄都成為第二個家。致使當地民眾對他感到非常頭痛。

直至高二那年加入復興高中戲劇社的演出,在表演完的那一時刻的掌聲,讓成瑋盛第一次感到被重視、被肯定甚至被接納。從那時候起決定不再讓自己繼續非行下去。也開啟成瑋盛創辦劇團契機。

「過去,我認為夢想遙不可及

在舞台上演出,我才能感受到夢想是什麼樣子」

如同動畫故事般,成瑋盛尋找也曾是當地頭痛人物的國小同學陳韋志、國中同學邱奕醇;三人行,起名「逆風」。2015年,《逆風劇團》毅然而生。

(非行,指的是違反法律與社會道德的行為;少年,指的是12歲以上未滿18歲之少年)

從黑道少年成為社福成員,《逆風劇團》的翻轉故事。
左,創意總監邱奕醇 中:行政總監陳韋志 右:團長成瑋盛

劇團成立之初,因沒有固定排練地方,只得流浪台北天橋、無人管理的屋頂或是被遺棄的騎樓巷弄。豔陽日當日光浴、傾盆雨當盥洗水。但也因當初三人的努力不屑,當初三人劇團也茁壯並陪伴超過100多位非行少年,走到今天。

《逆風劇團》持續每年公開演出外,也主動為社區打掃、年長者服務關懷、行動餐車以及全台中介學校輔導、校園反毒講座。即使獲得青年社區參與行動20萬元輔助,也寧可持續揹著負債,在大稻埕一處可安居地點,讓陸續加入的非行少年,有一個窩。

從黑道少年成為社福成員,《逆風劇團》的翻轉故事。
窩中一隅,創意總監邱奕醇畫的壁爐火

 

博紳品牌顧問接洽的契機

因緣際會下,博紳品牌顧問有了接洽《逆風劇團》機會。一直以來,博紳團隊不定期會和公益團體合作。除了輔導專業知識外,也協助該團體有更多發展機會。

在博紳團隊初次抵達《逆風》之門時,通往樓上狹長樓梯映入眼前。我們認知到「這裡便是《逆風》孩子們排練腳本、行政辦公、生活起居和築夢踏實的地方了。」

初次和團長成瑋盛和陳韋志、邱奕醇見面時,其實已感受不到當年只用拳頭說話的霸慄之氣,而是謙遜與禮貌。

我們聊了《逆風劇團》過去經歷了哪些事。其中對於為孩子找工作,團長成瑋盛說:「我們認這些孩子為監護人,協助他們找工作。」我們被撼動了。原來,在這個社會上,還是有非血緣、年紀相近卻擔任監護人的案例。

每一位團員均視彼此為己出,來到這裡的很多都是無家可歸的。成瑋盛、陳韋志、邱奕醇三人矢志要陪伴這群孩子找到自己方向,從排演戲劇、社區服務、中介輔導或巡迴餐車的過程中探索自己。經過這 5 年下來,《逆風劇團》已成功陪伴 8 成孩子回到教育體系、甚至考上大學。而團長成瑋盛也笑說:「以前我是被輔導的人,現在我也和他們一起幫忙這些孩子。」同時也有部分孩子因參車巡迴服務被餐飲業老闆相中,錄用了這些非行少年。

「以前我是被輔導的人

現在我也和他們一起幫忙這些孩子」

從黑道少年成為社福成員,《逆風劇團》的翻轉故事。
《逆風劇團》參與演出的點點滴滴

從黑道少年成為社福成員,《逆風劇團》的翻轉故事。

商業化,可行

身為品牌顧問公司的博紳團隊也在這次面談中交流了幾項要點。對《逆風劇團》目前除了申請輔助獲取的款項外,另有

  1. 品牌優化
  2. 劇團收入
  3. 餐車營收
  4. 官網定期定額捐募

如能在這三條線規劃明確品牌經營方向與曝光管道,那將會對《逆風劇團》金流有實質且穩定幫助。

就產品面來說,《逆風》已經是很棒的產品,且在販賣產品過程中兼具販賣故事(非行少年的故事)。「產銷人發財」的「產品」「研發」已經孵育好;接下來只要「銷售通路(上述)」、「人才培訓」的建立,那《逆風》將隨時展翅,逆風起飛。

小結

世界很大,博紳團隊成員並沒有一位出生類似於《逆風劇團》團員的家庭或境遇。這次面談除了提醒博紳團隊謙虛以看待世界外,也同時要保持展望未來的心。

博紳團隊從《逆風劇團》三位創始人身上看到未來,從他們時常討論未來、滿懷希望神情中給予支持及肯定。展望未來的表現,讓《逆風》一路走來持續幫助他人、也幫助自己。

就算曾被放棄

也能在逆風中找到青春的價值!